御煞_第16章 得意忘象因果生(4k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16章 得意忘象因果生(4k) (第1/3页)

  那宫装女子的声音刚刚落下,还不等高台上另外三人有甚么反应,唯恐事情再有甚么变化,靳观不再迟疑,跪在大殿中央,接连的以头抢地。

  “弟子愿意去!弟子愿意将功补过!弟子晓得轻重利害了!”

  眼看得靳观这样的姿态,再回想着上一回靳观出山门而去时的意气风发,不只是宫装女子眉头微微一蹙,连那暴脾气的童子都似是不忍见一样,叹息着摇了摇头。

  再看那邋遢道人,他方才时宽慰靳观,这会儿反而一言不发了。

  老道转过头看向趺坐在自己身旁的中年道人。

  “清河,你是咱们这一脉掌峰,如今该说的,也尽都说了,你来最后给个准话好了。”

  闻言,清河道人才点了点头,只朝着靳观那里抬了抬头,道子上半身不由自主的抬了起来,再也弯不下腰去。

  到底是一时间心急,靳观又在高台上几位大修士面前做得了错事。

  礼敬长辈这是应有之义,没甚么的,可剑宗修士,不论证的甚么样的剑法剑意,又岂有将自己修成磕头虫的?

  截云剑法,一剑能截天上云!

  难不成有朝一日,靳观要靠着磕头来祈求截云之相么?

  倘若方才是怒其不争,那么这会儿,众人便是在哀其不幸。

  一息,两息,三息。

  伴随着沉默,靳观逐渐回过味来,脸上一点点涌现出懊悔神色。

  终于,清河道人还是开了口。

  “大师兄所言,自然是老成之见,这孩子已经深深地牵扯在了因果中,由他入世去磋磨,最是合适不过了,倒是清溪师妹,再是做师父的,也没如此赌咒回护的道理,不论是寻回灵物,还是历劫补经,都是咱们一整个法脉的大事!”

  “嗯……”

  “这样,毕竟是大事,为了稳妥起见,再差一人从旁帮扶着这孩子罢。”

  “清泉师弟,我记得,你那关门弟子也到了凝炼剑胎的一步了?”

  面对掌峰清河道人的询问,那童子神色也严肃沉静了些。

  他点点头,才回应道:“师兄是问谢姜那孩子?离着九炼黄芽丹胎路,这孩子还差着些火候,但大约也快窥见门径了。”

  两人说话间,一旁的邋遢道人再度闭上了双眼,仿佛再度陷入酣睡之中,不再理会此间事宜。

  反而是宫装女子清溪道人,听得正中央两位师兄的一问一答,脸色愈发不快,有心想要替弟子争辩几句,可想到靳观的所作所为,登时间又泄了心气,最后只欲言又止,不复一言。

  像是没有瞧见大师兄与小师妹的各自变化。

  清河道人自顾自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善!这差着的火候,说不得便是须得往山外去走上这一遭!既然都说了让我这个掌峰来做主,那么就让谢姜跟靳观一同去走这一趟罢!下山后谁主谁次,你们姐弟俩商量着来,后面的事儿……看机缘罢!”

  话音落下时,不等靳观这里有甚么反应,清溪道人终归还是动了怒气,原地里兀自冷冷地哼了一声,等众人看去时,宫装女子脑后高悬的镜轮之中,无量神华绽放,霎时间千万斑斓灵光恍若剑雨洒落,笼罩着清溪道人的身形,一个兜转之间,随即鸿飞冥冥,不见了道相法身。

  相比于清溪道人刻意的剧烈反应,那邋遢道人反而显得轻描淡写。

  分明酣睡的声音似乎在上一刻还环绕在耳边,可是偏头看去时,邋遢老道竟也不见了,仿佛随剑雨灵光一同散去了一样。

  清河道人皱了皱眉头,但到底甚么都没有说,只是看向靳观这里。

  “师伯这样安排,你可愿意?”

  靳观艰难的咧了咧嘴,有心再拜,身子俯到一半,又僵在了原地。

  这般不上不下的行了一礼,道子艰涩的声音方才响起。

  “弟子谨遵掌峰法旨!”

  再抬头时,高台之上已然空空如也。

  那恍然间如梦幻泡影般散去的,似乎是靳观早先的某种雄心壮志。

  -----------------

  玉髓河南的平原森林之中。

  到底是换了地界,风物与在山中时大有不同。

  略显稀疏的树林里,楚维阳熟练地点上篝火,拿着几根树枝就编织成了简单的烤肉架。
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