御煞_第4章 顿开金锁走蛟龙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4章 顿开金锁走蛟龙 (第1/3页)

  静静地看着郭典躺在地上,楚维阳的表情再度恢复了之前的那种沉默与麻木。

  他或许仍旧痛苦,但那种痛苦,伴随着郭典的死亡,似乎超过了某种阈值,又像是紧绷着的弦彻底的断掉。

  忽然之间,他便不再痛苦了。

  像是无边汪洋里掀起的第一个浪头,像是万仞高山上坠落的第一块碎石,像是郁郁森林里烧起的第一团火星。

  那发源于内心的痛苦,不曾消逝而去,而是在极其短的时间内,被顺理成章的转化成了另外一种东西——

  愤怒!

  前所未有的愤怒!

  对镇魔窟,对乾元剑宗,对所有的每天在决定着把猪食喂给他们的每一个人的愤怒!

  倘若是有天理可讲,此刻躺在地上的,应该是他们!

  原地里,年轻人沉沉地吸了一口气。

  恍惚间他似是有一种错觉,无边的愤怒这一刻也被服食入胃囊丹鼎之中,怒火被心火煅烧着,游走在五脏脉轮之间,冶炼着另一层面上前所未有的“大药”!

  可终归他还是冷静了下来。

  年轻人只是定定的凝视着郭典的身形。

  他俯下身子,轻轻地将已经十分消瘦的郭典抱起,石窟中摩肩接踵的人群分开,只几步路,楚维阳就抱着郭典走到了石窟的最深处。

  看上去,前方本来应该还有一段路可走。

  那条路若是还通,这石窟看上去就更像是一道矿洞了,只是不知何时,那一截路坍塌了,堵在石窟尽头的,尽是嶙峋的碎石。

  尽头的一角,许多碎石被刻意的堆叠,嶙峋的石块也被人敲碎,尽可能的磨去棱角。

  一个个人身大小的坑洞,就这样歪歪斜斜的呈现在那里。

  这是这片森森鬼蜮中最后的一点儿人情味了。

  乱葬岗也似的地方,更没甚风水可讲,简单寻了个还算干净宽敞些的坑洞,楚维阳便将郭典的尸身葬了进去。

  几块碎石绵密的铺在坑洞上,看着鼓鼓囊囊不成模样的坟茔,一脸沉郁的楚维阳到底还是叹了一口气。

  说是磕头送终,自然便该这样去做。

  原地里,年轻人推金山倒玉柱,直直跪在郭典的坟茔前。

  躬身叩首,楚维阳的额头直直的砸在地面上。

  正此时,忽地有闷声响起,说来也奇,一时间竟教人听不出来,这声音到底是来自于石窟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