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拉福买家俱乐部_第八百六十四章 瑶池大凤篇(完) 首页
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  第八百六十四章 瑶池大凤篇(完) (第1/3页)

  笔趣阁顶点 www.biqudd.org,最快更新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!

  深夜,大凤皇宫

  “陛下,那女孩…小公主已经请入了皇宫之中,其父母也已妥善安置。”

  兰皇放下了奏折,“带她来见朕。”

  就在此时,外边却传来了内侍的声音,“陛下,西门仙长在宫外求见!”

  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  ……

  “见过兰皇。”

  西门大金此时相当的谨慎,暴发户狗儿子的模样丝毫没有……这兰皇,甚至比他【青州】的老爹都要强横,他怎敢造次。

  “西门帝子深夜造访,所为何事啊。”兰皇随意问道。

  西门大金定了定神,“一来是为了感谢兰皇这次的出手相救,二来……想必兰皇也应该清楚,某的来意。”

  兰皇眯起了眼睛,“西门帝子是想拿回块【青州】的【血缘宝玉】碎片?”

  西门大金苦笑了声,拜了拜道:“正是,还望兰皇能够成全。”

  他心中无奈的同时,也不禁想起了昨日的凶险……当他落入了西门大庆之手,被迫交出血蝉之后,还有更加凶险的事情等着他。

  西门大庆欲借血蝉的异力,将西门大金的血脉吞噬,以对西门大金进行夺舍……西门大金不知道这种夺舍是否有破绽,可一旦让西门大庆夺舍成功,那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  但兰皇将说动了韵寒仙女出手,甚至连通煌华国师,将化身成为苏环的西门大庆给斩了,西门大金才得以度过一劫。

  此时,只见兰皇沉吟不语。

  西门大金哪里不知道这皇帝也是不见肉不撒鹰的主,当下便继续说道:“兰皇,宝玉碎片,本是那西门大庆从【青州】盗走,不曾想此人竟然受阴影妖人蛊惑,甚至借用碎片之力,在大凤皇都发动十方封魔之阵……幸好危机已经解除。”

  十方大阵是怎么布置的,西门大金心知肚明,是西门大庆被杀之后,由他主持,韵寒仙女与煌华国师从旁协助而发动,目的只是为了骗过阴影妖人……只是一切结束之后,碎片也就被韵寒仙女给带走了,西门大金也是无奈。

  兰皇依然神色平静,甚至又再次拿起了奏折批阅,似未听见西门大金的说话。

  西门大金叹了口气,再次躬身一拜道:“某这几日游历大凤皇都,此地文化,让某十分感叹,某有一不情之请,还望兰皇能够成全。”

  “哦?”兰皇淡然道:“西门帝子有何请求。”

  “某欲请兰皇划出一地,让【青州】在此建城,一切资源都由【青州】支付……人口,当为两…三百五十万人。”他看了眼兰皇,旋即改口道:“希望今后大凤与【青州】,能建世代之交,互利互惠。”

  “帝子客气了。”兰皇微微一笑,“你的这份心意,朕收了。”

  “那…血缘碎片?”

  只见兰皇此时取出了大凤传国玉玺,以及一小片奇异的血色玉碎,其后以玉玺在玉碎之上轻轻一盖。

  西门大金顿时嘴角抽了抽,这轻轻一盖,就差点榨去了这块玉碎半数的气运。

  兰皇此时将玉碎挥向了西门大金,“建成之日,余下的…尽数归还。”

  “多谢兰皇。”

  西门大金拜了拜,这已经是比较好的结果……鬼知道城建完之时,那部分【青州】的气运被糟蹋得还剩多少?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……

  ……

  皇朝仙师亲自带队,皇都街头上,随处可见这些搜捕黑衣妖人余孽的队伍……而皇都这两日,也冷清了不少。

  不过百姓却依然还在张灯结彩,准备着大凤皇帝与圣地圣主的结缘仪式。

  “这位公子,你又来了!一位吗?”

  “你记得我?”叶言有些好奇地问道。

  涟韵楼的伙计只是讨好似的笑了笑,做他们这行业的,自然也先学会认人了。

  叶言笑了笑,随手给了些赏钱,便直接说道:“我一个人来喝茶,楼上有位置吗。”

  “楼上贵宾一位!”

  叶言慢步上楼,与那日登临涟韵楼的光景不同,此时就只剩下他独自一人的……小洛早早就出了门,啊马sir被迫留在兰皇安排的行宫当中稳固境界。云姑仙子此时忙得焦头难额,瑶池仙门此时依然愁云密布,她哪还有心思管他?

  这楼人不多,三三两两,空位置大把,叶言随意地走向了一旁,却见边缘的一处窗户旁边,此时正坐着了一名两鬓略显灰白,气质儒雅的青衣文士,独自品酒。

  下酒的小菜几碟,应该都是涟韵楼的特殊,只是有一碟上却装着了一串冰糖葫芦,这让叶言颇为好奇。

  文士的气质特别,叶言下意识地走到了文士的面前,笑了笑道:“先生,能够让在下搭个桌。”

  文士抬头看了叶言一眼。

  叶言没感觉有什么不妥,这文士的气息微弱,目光略显沧桑,倒像是一个落魄的教书先生模样。

  “坐着吧。”文士指了指旁边的座位,“对坐,有人。”

  叶言诧异地看了看,这文士是独自一人的,对坐也并没摆放碗筷杯子。

  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,好奇问道:“先生在等人?”

  “等不到。”文士摇了摇头。

  叶言心中一动,“等下去?”

  文士忽然道:“明知道等不到,有必要等下去?”

  叶言闻言沉吟不语,想了想道:“那就去找。”

  “如何找。”文士似是好奇。

  叶言晒然一笑,“告诉全世界,我要找人,大张旗鼓,天地共知。我看不见,总会有人能看见,除非这人已死。”


加入书签我的书架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